皎若云间月

蛤?简介?
这里垃圾咸鱼净月√
什么都不会的那种√
最近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更新√(反正没人看)

我是,真的,忍不住xxx

鬼知道我在干什么(?)
人设x

六一小剧场

  清晨。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窗边的水仙花上。妘陵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吃早餐,还时不时晃悠两下双腿。
  “咣咣咣咣”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  “我说,门铃放在那是摆设吗。”妘陵无奈地起身去开门,“还有,你怎么又……”
  “砰!”
  妘陵伸手抹了一把糊在自己脸上的礼花。
  门口的人扔掉手上的礼花筒,扑到妘陵身上。“陵陵六一快乐!你的小朋友来向你要儿童节礼物啦!”“你这礼花筒从……”“万能的某宝了解一下?”唐伊冉一副憋笑的样子。“……好吧”作为从来不网购的人,妘陵觉得自己可能是退化了。
  “礼物呢!”
  “礼……礼物?”妘陵摸摸口袋,正好,里面有一串上次闲来无事串的手链,本来是打算给自己的。但是看到唐伊冉脸上的表情……妘陵轻咳一声,摸出手链。手链是用卡其色的绳子串成的,装饰物只有三颗珠子。中间的珠子最大,是水蓝色的,妘陵最喜欢的颜色。而它的两旁是两颗象牙白的珠子。每颗珠子的两边都各打了两个结用以固定。
  “哇!这是!送给我的吗!”唐伊冉已经忘了吐槽妘陵的脸,有些语无伦次地接过手链,“是自己做的吗!太……太好看了!”
  妘陵歪着头笑:“六一快乐啊”
  唐伊冉不知从哪掏出一块怀表,挂到妘陵脖子上:“这是送给你的!以前,从来没有人给我送过礼物……”
  怀表是古铜色的,很有年代感。
  “谢谢啊,很漂亮”
  “对了,你是不是该去洗把脸……?”
  “……闭嘴”

垃圾文笔√
赶出来的√
祝各位六一快乐!x

迟到的生日快乐!
真是太喜欢小队长了xxx

终于能发了好感动xxxx
以后大概不会发文了因为觉得没有人看√
像我这种垃圾咸鱼还是回去修炼几百年吧xxxxx

一.

妘陵的好朋友死了。
她并不是第一发现者,也没有去过现场。但是她可以确定的,就是自己的好友死相十分的凄惨。至于怎么知道的――那就要从某天下午说起了。
“你的好朋友死了”
“???你是谁啊为什么加我好友,瞎说什么”
“【图片】”
“?!”
照片上的那个人仰面倒在冰凉的瓷砖上,身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刀痕,有几个深可见骨,有几个好像还在汩汩的冒着血。她的脖子上隐约有一条细绳,早已嵌入肉里,沁出细细的血珠。眼窝深陷下去,眼球应该已经被人挖去了。而那一头黑色的秀发,也被人刻意的断成好几缕,散在身下。
被断开的……好像不止头发……
妘陵仔细的辨认着。
她的嘴里……有什么东西……
这么一看,妘陵险些把手机甩出去。
画面中的人,手指已被人顺着指节断开,一股脑的塞进嘴里,一股暗红顺着嘴角淌了下来。而那指节――妘陵断定,这不是用刀砍的,而是硬生生的从手掌上拧下来的。
等等……!
照片的左上角,隐隐约约有什么紫黑色的东西。
妘陵把照片放大到最大。
一只大概已经成了“干尸”的紫黑色蝴蝶落在那个角落。
明明从来没有见过,却有一种熟悉感,仿佛已是多年的好友。而照片上的那个人――自己真正的多年好友。对于她的死,自己却没有一点点的哀伤。
自己这是……怎么了?
“嘶……”
揉了揉眉心。自己……还是不要多想了。
“你到底是谁”
“发送失败,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”
“……”

没过几天,妘陵便在电视上看的了这则消息。
虽然只有不过短短几分钟,但其中巨大的信息量却让妘陵感到有点脑子短路。
现场没有发现凶器,也没有找到除了受害者以外任何人的指纹,连鞋印都没有。而监控――从监控里只能看到她一个人在挣扎,没过多久便倒下了。
凶手自然也是无迹可寻。
“嘀嗒……嘀嗒……”
自己房间里,好像有水滴落地的声音?
妘陵起身去查看。
不对……自己房间里……从来就没有什么类似于水龙头的东西啊……
来不及细想,妘陵推开半掩的房门,跨了进去。
“啪……”
脚下踩到了什么粘稠的东西。
下意识的朝脚底看去,目之所及却是一片猩红。
这是……血!
这时,一颗头骨滚到脚底,空洞的眼窝中流出了猩红的液体。
铁锈味在鼻腔中弥漫开来。
“――啊啊啊!!”
妘陵飞也似的关上门,逃进卫生间干呕了起来。
这简直……太……
“报警”
妘陵心里闪过这个念头。
可是电话打过去,却是无休止的忙音。
房间里好像又传来了细小的尖叫声。妘陵隐隐约约还听到一个女声,含糊不清的,声音里满是不屑。
要不还是……去看看吧……
好奇心占了上风,妘陵蹑手蹑脚的走过去,将门拉开了一条缝。
咦?!
自己的房间里居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难道刚刚,自己出现幻觉了?
找到了手机,上面却显示今天并没有通话记录。
怎么回事?最近太累了?精神出问题了?还是……
妘陵用力的摇了摇头,仿佛是要把脑袋里奇奇怪怪的东西甩出去。“最近怎么老是胡思乱想……”妘陵嘟囔着,“改天出去放松一下吧。”


考完试终于想起来更新(被打)
_(:з」∠)_

楔子.

她的身体在没有任何护栏的天台边试探着。
“再见。”
那是她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一句话。

居民楼的正前方,静静的躺着一位少女。她褐色的长发,凌乱不堪的披在身上,掩盖住了她原本精致的容颜。在她的身下,是一只用鲜血浇筑的蝴蝶。
只是,那双紧闭着的眼睛,再也无法睁开了。
少女的尸体旁被拉起了警戒线。尽管如此,人们仍是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但只肖一刻,人们便尖叫着散开了。
少女的血肉,毫无征兆的化为了齑粉,散在了空气中,只留一具残骸。在她那空洞的颅骨中,飞出了两只紫黑色的蝴蝶,不一会,便消失在阳光的照射下。
人们推搡着,尖叫着,惊恐的想要逃离。连那些嚷嚷着“保护现场”的警察,都瞪大了眼睛立在原地。
居民楼的另一边,隐约可见两个人影。
“啊……开始了呢……”

鬼知道我在写什么(划掉)不管了反正没人看(划掉)_(:D」∠)_